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 >
热门搜索:

观众在空间中的运动

    发布时间:2019-04-30    来源:未知

  当我们将这一知觉概念从广场中退回到克拉斯·欧登伯格剧场化的雕塑展厅中时,就会发觉那些如卡巴科夫等人将展厅安插成一种戏剧形态却同时具有参与性的作品,是从极简主义这里从头找回剧场安装的艺术思惟的。由于他们的作品并未仅仅要求着人们依托知觉来成立与作品的关系,但却也并未要求人完全的成为演员。观众在展厅中的行为仍是一种旁观性的,而非感触感染性的,更不是一种实在发生的步履——观众只是路过这里而看到,而不是进入这里来遭到改变。他们的作品因此并不是“表演的场景安装”,而是“叙事的场景安装”,但观众的行为仍是被抛入到安装之中的。

  极简主义的“非物质性”十分具体:物体/身体(body)在光与空间告竣了一种默契,形体或色彩在观众的行走与活动之中逐步消逝、变换——在唐纳德·贾德与罗伯特·莫里斯的各类作品中这种认识尤为较着。非物质的制造过程,是因其物体的在观众的行走中消逝与呈现,通过观众知觉指导等体例,从头形成了一种新的旁观行为。观众的步履并不是完全如剧场中的演员一般,需要一套完整的身体活动才能成立起与作品的关系,而是通过物体与光的关系,完成了观众对本身知觉过程的无意识思虑。

  在这种情况下,观众与安装相关的步履,对于他们本身完整的行为而言是片段性的。但在更大体量的大地艺术中,观众的步履则是被触发的。

  但极简主义雕塑简直在承继了剧场的淹没性与参与性之后,将知觉这一问题间接的提了出来,因而超越了剧场保守的安装位置。只是分歧于晚期安装艺术对“社会性”的关心,极简主义雕塑的知觉性,其底子成立在“非物质性”的根本上——这种根本与美国新活动对既往理念的思疑性承继有间接的关系。笔者已在关于美国新活动与非物质概念的文章中有所表述,因此这里不再赘述。

  从布局上讲,这种思绪也使得安装艺术内部逻辑完成了第二次与雕塑的分野,逐步朝着叙事艺术与观念艺术的标的目的改变——即在空间内部强调部门与部门之间的逻辑关系。

  若是将一个城市或者区域中的数个安装作品视为一件作品的话,就能够清晰地大白这种大地安装的寄义地点。观众与安装的关系,不再是偶遇的片段关系,而是在看到一件作品之后,如藏宝游戏般获得着看到下一件作品的指令。这种作品,即便是出此刻统一个展厅之中,也与保守的安装布展有着判然不同的旁观形态——观众的路线并不是以“游线”的体例被单向度的定义着,观众看到作品的先后时间挨次也能够不是单线的,而是完全由“下一件”作品所指示而出的。观众在空间中的活动,就好像在大地上的行走一样,能够浪荡、扭捏、反复,观众因此与作品也是一种“寻觅”关系,而他们本身的行走也同时成为了大地安装的一部门。

  因而能够看到的是,在极简主义那里起效的梅洛旁蒂的知觉哲学,在新媒体剧场中被替代成为一种认识形态哲学的前哲学或叙事学,在观念艺术降生之后则被替代为布局主义言语学的思虑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引领街潮文化新风尚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