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 >
热门搜索:

既有古典榜书之端庄、又有现代榜书之洒脱;既有颜柳欧赵之风骨

    发布时间:2019-04-27    来源:未知

  恰是如许的严谨立场,才使得他笔下的“大字”榜书,不会落入两个怪圈其一是圈死在前人的“法度”里,成为貌似正宗,实则是“食古不化”的“假古董”。这种书法只是得前人书法之所形并无得前人书法之真遂,“优孟衣冠”,终觉浅薄。就像现在大行其道的“仿照秀”,不管你的仿照是何等传神,只需在真人面前登时便得到了应有的价值。二是没有传承,独出机杼, 随心所欲,想怎样写就怎样写。这种所谓的立异,不是出于蒙昧陋劣,就是出于急躁急进。以至用拖把似的超等大笔,瞄准电视镜头表演超大字的写法,这不是书法艺术,而是近于荒谬的行为。而阎伟的大字不只在于“大”字,更在于之神、之气、之美、之韵、之法。

  纵观阎伟的榜书,其隶书骨肉停匀,雄穆简静,体高气逸;其行草如遇贤能、肃静严厉气厚,或气沉丹田、或力可抗鼎,如斯壮美之气,给人以高昂向上、昂首阔步、奋勇向前、锐不成挡之势,从那一笔一划间表现出笔者思惟情操之慨和敬重之感。结体严谨、气运活泼能够说阎伟榜书在庄重中寓以疏爽,在淡远中求之雄强。出格是他的用笔,轻重相间,长短相济,有轻处可见疏爽,有重处方见谨严;轻笔瘦劲无力,古涩中见苍莽,重笔古拙有神,形离处而与神合。在我看来,阎伟的榜书之“美”好像斑斓的少女,美在天然,美在均匀,美在耐人寻味,美在百看不厌。

  从阎伟的榜书中不难看出“阎氏榜书”游历天然、游历江山、游历社会、体验人生,从中罗致的精髓,以及回归真善美的境地。可谓观书当观人,练书当练志。志者:书有思惟有内涵,无志之书便无味。有思惟和内涵的书法作品,我们能够从中品尝出天然的灵性、音乐的节拍、诗歌的意境、哲学的协调、逻辑的理通,达到天然的朴实,这就需要书者把本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取向融入到书法之中,把中国保守的文化精髓——儒释道的思惟融入到书者的涵养之中。从而使小我气概和时代精力不约而合,成为时代书风的主旋律。用阎伟的话说:“一小我的字, 无论若何都该当是一小我道德和文化素养的集中展示,好的字, 出格是榜书大字,该当集政治家的胸襟、军事家的勇敢、文艺家的儒雅、体育健儿的洒脱,唯有如斯,才能成为榜书艺术中的典型。”

  阎伟先生作为青岛市榜书艺术研究会的常务副主席、秘书长,其榜书不只仅表此刻“大”字上。“大”字之外,更多的是体此刻博大恢宏,静穆雄健,圆浑严肃,古拙朴实,伟岸凝重,高耸峥嵘,苍劲凛然等次要特征上。阎伟的榜书,它不是诗,却充满了诗的激情;它不是画,却具有画的美感;它不是舞,却包含着美的舞姿;它不是歌,却处处回荡着美好的旋律。

  榜书,古曰“榜书”,又称“擘窠大字”。因其体型巨大,难以把握,历代不少书家都不敢等闲问津。《书法津梁》称其为“大字开山祖师”,康无为誉之为“榜书第一”。康无为曾列出版写榜书之五难:“一曰执笔分歧,二曰运管不习,三曰立品骤变,四曰临仿难周,五曰笔毫难精。有是五者,虽有能书之人,熟精碑法,骤作榜书,多失故步”。

  曾有权势巨子书家断言:“榜书是舞台的独角戏,更难演。一招一式,一表态都让人一目了然无可卖弄。”正因如斯,在国内举办的历届书法大展中,榜书多被评委横挑鼻子竖挑眼,以至干脆把榜书打入冷宫。以致浩繁书法快乐喜爱者对榜书望而却步,认为很难讨得评委的喜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余谓王瑞霖“游于艺”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