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 >
热门搜索:

削减其复杂性和差异性

    发布时间:2019-04-26    来源:未知

  1985年,理查德·塞拉(RichardSerra)认为他的那件120英尺的特种钢雕塑就是按此逻辑来做的,这件Tilted Arc是“受‘联邦广场’(FederalPlaza)这一特定地址的委约来设想的。它是一件特定场域的作品,而不是做好后再搬过来的。挪动作品就是在毁坏作品”。

  不外,一般而言,在看待艺术作品跟场域的关系上,所有场域特征的模式都具有同样的布局。由于场域特征是一种创作艺术的方式,它总试图把观众对“作品”的批判性关心,吸引到既先于却又机关了作品的“场域”上来;是场域特征机关了作品的地点地。

  德勒兹搬出机械是为了否决西方哲学中预设意向性、统一性或终极目标的伦理学。由于机械不具有上述特征,机械只是机械本身的运转罢了,是一种内在出产。所以机械没有主体性,既不由任安在先之物划定,也不为任何目标而具有,仅仅是一个持续的生成。以此来避开一种汗青的次序化和事后意义,所以解域就是不竭打破边境或鸿沟,持续中缀和从头起头。

  不外,相较于涉及概念艺术、表演艺术(还涉及体系体例批判)和步履主义的艺术家,其他做雕塑的艺术家更少考虑场域问题,或者说,前述这些艺术家的艺术介入,环绕着社会、政治、经济、汗青、力比多(亦即愿望),或者话语的位置,远远多于作为呈现一件艺术品之物理情况的可见场域。

  当然,德勒兹提出这类理论可谓存心良苦,除了(此不赘言的)背后更大的政治和伦理布景外,德勒兹以及全美元的援用有雷同的方针:针对本钱主义。由于德勒兹认为本钱主义具有同一化、统一化、量化和固化等力量,身处此中的所有具有者和我们都能够通过本钱来进行权衡,所有生命被视为同质的物质可进行互换,最终构成一个固定边境,将生命收拢此中,削减其复杂性和差同性,以致轮回。

  Site Specifity的另一常见译法是“在地性”,初看之下似乎更合适现代汉语的表达,但它无法满足这一概念已有的变化。由于“地”有更强烈的物理空间寄义,但如词条所言,后来这一概念的实践本身已发生变化,从物理空间转移到更普遍的空间,以至于话语载体,再加上还有一Site General与之相对,所以在此处置为“场域特征”。

  从词条中的“解域化”这一概念能够看出“场域特征”跟法国哲学家德勒兹(和加塔利)的关系。解域化是他们的一个主要哲学概念,它跟机械相关,指涉的则是伦理学和时间问题。

  特定场域艺术(site-specific art)出自极简主义雕塑,这在现代艺术史的阐述中曾经取得了必然的共识。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1966年的文章《雕塑笔记之二》(Notes on Sculpture:Part II)凡是被视为晚期关于场域特征准绳的一个环节表述:艺术作品要“离开作品的关系,使之跟空间、光和观众的视域发生关系”。

  所以在德勒兹看来,唯有打破这一轮回、解构这一边境,才能否决本钱主义的力量。20世纪60年代,场域特征的呈现,恰是为了抵当与市场力量合谋的白立方画廊将艺术还原为流互市品。所以才会有诸如塞拉如许的艺术家,把雕塑固定在某个处所的抵当行为,也才会有他在词条中提出的否决反复。

  塞拉在艺术作品跟场域所要满足的物理关系长进行了排序,起首是独一性(不要反复),其次是持久性(哪怕是短暂的),再者是固定性(或者说否决挪动),它们是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因为它不再是一个人的男性属性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